A桑的跟屁虫.

你问他为什么亲吻他的伤疤,却又不能带他回家。--《无问》

差一点点就可以进回复了!

1.您的he和be观其实也是很理性的呀,我其实自己作为笔者写大长篇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怕别人不赞同一般都是说“刀糖自鉴”。关于《存活》,我只能说是存在即合理吧,事情的发展有逻辑,那么结局就是必然的,有好的方面也有方面。感谢您把一切都解决清楚的强迫症!作为读者,如果这个尾巴收得不干净,我也是会觉得十分不自在、替角色觉得苦恼的。

2. 我倒也不是必须要研究出什么来……只是对于未来的发展很感兴趣,想要在当下就窥探一二罢了。面对如此擅长埋伏笔做铺垫的您,也算是我的一点小聪明小戒备吧!就好像土哥要掰断老卡的手指,让他不能使用影分身--因为老卡实在是太擅长用影分身作战了,所以总是要提防着点bu

4.所以,如您所说,正因为带土给人的这种混乱感,我们才能感受到他的广博的温柔。他的月之眼,以很决绝的、残忍的手段想摧毁这个世界,但真正的目的却是拯救所有人。他是爱着的啊,可能爱之深责之切吧。这就是他伟大又温柔的地方,如果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看到可悲的、让我们嘲笑的弱者,我们会是不屑的、嫌厌的;但带土不会,他会选择去拯救这些他看不上眼的人类……他是爱的传教士,是救世主吧!爆哭。

@A9051

成功了……。

终于找了一个时间,想给A太进行回复,接下来就要疯狂飙手速了,唉……叹气。

 

1.很羡慕也很高兴您在写文的时候能有这么多大佬朋友帮忙设计文案!但也无论如何都感谢您将这篇文章的肉填起来,现在回想起来预支梦开始时的深海里的昏暗我依旧心潮澎湃!

您这样一点我才想起来原著来,作为带卡党可以说是非常失职了。如果照您的说法的话,既然《存活》和《面具》有那样的相像,而如果按照预知到延续的阅读顺序,很明显老卡还是拯救失败了,那么《面具》呢?照您的说法老卡的拯救路途真的很漫长很曲折很疼痛啊!总觉得被塞了一嘴剧透?我们还是按照延续到预知的阅读顺序去再看一看《存活》吧otz

 

2.您在写的时候不断质疑,看来我们读的时候也得多加思考了……唉,懒癌晚期正在奋力地挣扎着想要少想一点,果然还是不太行吧!

 

3.我个人非常、非常期待《面具》以绝的纪实传记的方式呈现!因为怎么说,看到具体事例那个论坛楼,想象了一下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旅途之后带卡二人和平共处,土哥刷论坛提起旧事的样子,简直是不能再可爱、再暖心了……但是改成土哥去玩《面具》游戏这个设定呢,个人粗浅地认为不如将《面具》中的事件归为带卡二人做的真实事件要更加吸引人。因为《面具》中的带卡二人贤值实在是太良心了,我也私心地希望这样贤值爆表的两个人能够使真实地存在着的!

 

4.关于《存活》中您摘录的那一段话,其实也是注意到了吧,但是绝对没有像您这个作者一样感受那样深刻——可以说,这篇里的土哥,甚至说原著里的土哥,对于人类是带着嘲讽和戏谑的态度了。虽然他自己和以前的老卡都是人类,但是他已经比任何人都了解到人类的劣根性,而这份了解和体察,可能是基于他的残忍。啊,总感觉《存活》中的土哥要比原著更加残忍一些。《存活》中的土哥在亲眼目睹了人类对老卡的抛弃和保护自我利益的歇斯底里后,并不单单是被打击或被启发,而更主动地进行了实验去验证自己的想法。这样做的土哥阴狠了一些,也可以看出老卡的鱼化对他的影响,毕竟这篇带卡俩人谈恋爱嘛。所以我说《存活》这篇从头到尾就有一种深海里漆黑又危机四伏让人心惊肉跳的窒息感,一刷的时候是夜里,说实话看完以后我干啥事都变得有点慢吞吞的(……

 

我成功压缩了字数,虽然还是400字以上……还是夸夸自己吧。

 @R7925 

什么时候可以取消回复字数限制

虽然这么说确实有点不太礼貌,但我觉得应该稍微缩短一点我们一个来回的文字量了^ ^

 

1.这一条其实是在写画评的时候就想写的。在下之前嘴巴挺挑的,不爱吃人鱼x人类这种设定,但是看《存活》的时候却意外的非常喜欢,因为您将人鱼卡设定为后天因为参与研究计划而从人类转变为人鱼,并且成为了唯一一个存活的试验品,这样的设定就比天生人鱼族这种玄幻向的要引人入胜得多;并且您在老卡从人类转变为人鱼的原因上也十分用心,从外部环境上,人类面临被水淹没的危机(……),需要人鱼计划的实施,从内部情况来看,土哥又需要参加人鱼计划的那笔补给……逻辑链是完整且饱满的,让人觉得一切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自然就读得下来了。我总结来说,您大概是做到了在角色的设定变化中保留了人物最为灵魂的底色。人鱼卡和人类卡都会选择保护带土,都会在得到一些未来的预警下谨慎地试图改变,这是他永远不变的底色。这就是我不吃晓卡但却入《面具》的坑的原因。我曾经认为不爱木叶的卡卡西是ooc的,但您的文在最开始,老卡保护护额上木叶的标记不被毁坏的行为就吸引了我,让我继续读下去。后来读着读着倒是发现“木叶”也不过是一种像罢了。旗木卡卡西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不可能盲目地爱木叶,他是最知晓木叶黑暗面的人之一,故而他的爱应更加深沉,类似于唐朝于老杜,痛着恨着却不能割舍地爱着。既然如此,以这种“爱”作为底色,您这里的晓卡就说得通了。他的理性与分析能力、和带土多次有意地抹杀少年土形象的行为,让他多少是会痛苦的,他是那么重视土哥的嘛。但认清了事实的黑暗和绝望却愈发坚持和倔强,这种温柔又强硬的爱是无关卡卡西的立场的,他的底色。所以我想这就是您的魅力吧!让我脱离了之前的狭隘。

 

2.您提到的完成不说废话的方法,可以提炼为懂得质疑自我吗?感觉您一直是在用自问自答的方式审视着自己的作品,确实是一件很心痛的事,但这就是您的强大之处啊。关于您对心理描写价值的判断,我想我是无法再妄加评论了。必要的心理是要有的,这么做会给您的文章锦上添花,尤其是情节进展到高潮的地方,来些心理描写也的确是会让人心里一颤的!以上两点,受教了!

其实您写爱情向也写得很好啊。《情书》和《雨天》让人看了想谈恋爱!没有风风雨雨和几度波折,这两个少年就是在纯情的年代,很平稳地、很理所当然的在纸团和打雷风波后,更加贴近了彼此。看完那一篇曾感叹缘分就是奇妙,终将拥在一起的小兽实在是太可爱了!

 

3.尼采说:“一切文字中,吾独爱以血书者。”这话是没错了,如您所言,十年《飘》得以完成,《红楼梦》截止到87回亦是十年功夫,长时间的孤独写作确实是值得经历的一场涅槃。但事实上,对像您这样勇于突破自我、追求自己认为好的写法的作者,我们不妨寄予灵感爆发、迅速成书的厚望。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一个月就完成《赌徒》,可以说是天才般的操作了,但这恰恰证明,经历过孤独的您也一定有爆发的时刻。

 

4.名字梗已经偷偷藏在心里了!有机会私聊吧,不要影响有可能不小心看到咱们的读者们了。

 

5.我于《存活》的虐点倒是与您不尽相同呢。第一遍读的时候还沉浸在没琢磨明白的思考里,第二遍的时候便慢慢开始get虐点。我认为第一个虐点是预知梦醒卡卡西留下血脚印去试图阻止未来,与您相同;第二个虐点是土哥陈述人鱼计划那里,虽然只有土哥很客观甚至有点嘲讽的语言,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那种心疼和悲愤,唉,土哥疼我也疼;第三个虐点就是那个跨越时空的土哥式公主抱了,不得不再度夸一波您的跨时空式浪漫,有一种蜜汁蒙太奇风味,意外地好吃!

 

6.火影原著中的伏笔什么的会再仔细找一找来和您分享的,但可能只限于带卡和七班。

 

7.感觉被老卡和土哥裹挟着的您也是太可爱了。写文能写出纪实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心中的情节发展很详细完善了,这样才能达到一定的真正的上帝视角呢。打call!

 

8.我所有的所谓“点评”,事实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胡扯而已……完全不能算是见解,其实是在用一种征求您意见的方式进行沟通,因为问号也很难打……啊,这里的语言完全是贫瘠的,只能说出点比喻来,其他的统统不会,您就放过我吧。

 

说好了少点字,A桑加油!

 @A9051 

说敏感,生气!
@A9051 明天再给您回复您的四千字

回馈A桑!我这个才叫真正的狂草字体。做字还写错了一笔。难过。请不要嫌弃!继续加油! @A9051

太太给我签名了啊!!!谢谢A桑!

R7925:

 @劉. 

用域名艾特成功了…!啊!我真机智!(什么

写得字在P2!非常丑呜呜呜呜呜耻于见人,所以放个表情包遮挡一下……本来想好好写,转念一想我也就这个水平了,还是真实展现自我吧……(……

是狂草系选手,对不起!(虔诚地跪好)

回复内容不超过400个字简直是想要骂人了。

啊,重新写一遍有点忘记自己都瞎扯些什么了,只能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了。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给我那么长的回复,耽误了您更文的时间真是抱歉^ ^。以及懒癌晚的事情就不用为我开脱了,欣赏别人的文总比自己构思时把逻辑圆得恰切要来得容易得多,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接下来的话就继续分条了,以免您被我的废话弄乱。

1.其实关于没有废话这一点,还真的是非常敬佩您的。删掉一句话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思量,尤其是在删除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时,肯定有很多疑虑和担心。所以您能达到这样的成功,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并且,您的文字除了没有废话以外,也没有过度的心理描写。这点在同人文中很难得。不知道您是否与我有同感,可能是现在的疼痛风潮,现在许多的同人文都充满了疼痛系文字和非常丰富的心理描写(呜呜呜的那种),读这样的文字,第一眼确实是被捅了一刀,疼得死去活来,但随着时间和思考你却又会发现这刀是柄弹簧刀,伤口流不出血,结不出疤。相对比之下,您的这种写法就既清新又非常有嚼劲儿了。很喜欢您用细微的动作描写来代替情感的正面描写,譬如《面具》中,用土哥声线的变化代替土哥人格的变化(不得不说您的阿飞气儿也非常正,在第一章就给了我很大的震惊),用老卡低头抬头和卡式微笑表现老卡的心情,这也是为什么面具10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样的侧面描写带给人画面感,读者因而避免了正面接受角色的情绪,而改为能够去体察角色的心境。多余的话不用再讲,就已经很清晰明白而且很深刻了。是深海的感觉。其余的心理描写的位置就让给带卡二人的头脑风暴,既解释了剧情、圆满了逻辑,同时体现了影帝们的贤值,可以说是很聪明的一种做法了。当然那种疼痛系的文我是乐得消遣的,毕竟很有趣,当时也虐得很酸爽、很带感。

2.我非常喜欢您流浪漫!这种时空交错感给我一种结了和解之印然而事实上却是错位的对立之印的感觉(虽然不可能)。请继续坚持这份浪漫!!

3.我为什么懂土呢……这是因为我是一个披着卡皮的土粉,就是看一眼土哥就能倒地喷血的那种。所以对于现在某些带卡文中的,只因为琳的事情或者战后、毫无原因便一口一个“辣鸡”“废物”对待老卡的土哥,在我的认知里,是严重ooc的。诚然我们不否定琳对于土哥的影响很大,但琳的死亡只能说是一个导火索,让土哥透过这件事情明白了很多事。对于老卡,PDST或者自责什么的是会有的,而且少年带土、琳、水门老师出事儿的时间他年龄还小,正是敏感的时候。我不会为老卡开脱,虽然我爱他如同爱土哥,他的确在琳的事情上应该负有责任。但这两个男人都不会单单因为琳的死亡而放弃底线或是自己的忍道和执着之事,他们不会这么小气。让他们产生冲突的是他们对待世界的态度和处事的方法,对吧?因而《面具》的话对于琳事件和九尾事件的参与度、影响能力,您把控得相当合适,我想已经难以进行任何改动了。(虽然骂卡土和换琳卡我也在疯狂地嗑着吧。

4.关于原著。啊——那真的可以说是难以超越的了。二刷火影的时候才发现,原著的线埋得实在是太深太细了。就带卡来说,在七班刚刚组建的时候,鸣人自我介绍说自己要超越所有前任火影,这时候给了老卡一个特写,老卡整大了一下眼睛,旋即又变回了死鱼眼。这话很土哥宣言了吧,这里土哥对老卡的影响就已经先行出场了。后来也在10集之前吧,鸣人他们通过了老卡的测试,鸣人很高兴说自己想成为慰灵碑上的英雄,老卡背对着他说我的好朋友也在上面。没后文了,但也是个铺垫,就是比前者稍微浅显了一点,没那么精彩了。

5.[但有时候还是会怀疑,我是否有把故事说明白呢?是否铺垫到位了呢?故事是否经得起推敲呢?]

请您在点击“发布”的时候停止您的疑虑,您值得这样的骄傲。但也由衷地希望您在删改填补的时候保持这样的疑虑,这样我们坑底等喂的才有好饭吃(……)。

至于《面具》中的那两位,我特别喜欢这种带着真心却藏着真心、时不时透露一下的那种周旋感,特别带感,就好像每一次读者都超着急想把两个人摁在一起好好亲亲抱抱,但往往这个时候土哥就立马戴面具换音调,老卡从善如流切换自如,这时那晚走在电线上的老卡就尤为珍贵了,土哥第一次坦诚了那么一丢丢,读者就已经摆出安详升天的表情了。很狡猾呢,您。

6.至于《存活》中您的解读,我都有看过的。您的盘子比喻我非常赞同。写文本身似乎就是一个从整到零,从零到整的过程。从整到零需要非常清晰、锋利的视觉效果,而从零到整则要用模糊美学来遮盖一些裂痕,让人忍不住去擦拭。这个作为写手的您肯定比我认识得更加深刻,但可以说,写文应该不是一气呵成就可以的事吧。

 

最后,我也是理科生哦。试图握手。以及我认为您真的应该给我一个签名儿了……。也很荣幸遇到一个太太能让我有这么多可说的、这么多想说的。其间夹杂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见解还有一些吐槽,希望您不要见怪啦。祝安,加油!

 @R7925 我应该艾特这个号吗?

@A9051
这里是4.
不知道哪儿敏感了。

另外……我很抱歉我经常看入迷了就忘记给您点小心心小蓝手了,其实每一篇都想点的,请加油

害怕地意识到贴吧和LOFTER的带卡都被我掏空了。
现在毒手已经伸向“中年组”tag,然而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千万别伸向卡带啊啊啊我有严重的cp洁癖啊真的不逆不拆啊😂

一点感想

刚才去和母亲给姥爷烧纸。看着那些带着各种颜色的冥币在橙黄色的、向天上窜的火焰里慢慢变成一捧灰烬,在夜色中都能看出来那种颓然的灰色。没有丝毫对姥爷的不敬,只是突然想到大概老卡看着土哥变成一捧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吧。大脑是空白的,心情是木然的,还记得姥爷慈祥地眯起眼睛笑的模样,但是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又想起来同人里老看到老卡给土哥写信烧掉,今天母亲也做了个信封,把地址和姥爷的名字以及我们两个的名字写在上面。那信封烧掉的时候,就很快地卷起来,和那些灰静静的在一起了。
熄灭的时候很难彻底熄干净,扒拉了半天,火星尚在,一如不舍。
回家以后母亲问我,如果一回家看到姥爷坐在床上会不会害怕。
我说不会呀,为什么会。
真的爱一个人,应该是会想见到的。
母亲说,在梦里吗?
我说,应该是不在梦里也想见到的那种吧。
母亲又说,但据说在人间显形会对看到的人身体健康有影响。
我就不说话了。
大概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是互相爱着的吧。

私心想打带卡tag,还是算了吧。